一网同怀仅作为解答用户疑问及方便用户赚取积分之用,其内禁止散发及讨论相关敏感性话题,一经发现,我们将采取删帖、扣分和禁言等处理。请大家共同维护我们的小天地。
 悼亡妻
  发起人:rrenbz  回复数:0  浏览数:614  最后更新:2018-4-6 11:20:55 by rrenbz
选择查看模式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  文章排序:
2018-4-6 11:20:55
rrenbz

中国陵网用户

用户等级:1级
用户角色:普通用户普通用户
文 章 数:2
积  分:2
声  望:0
注册时间:2017-8-30
  
悼亡妻
妻子,你走了,你走的好急好快啊!




20183月初始的几天里你说头晕,又见舌胎厚腻,没有食欲,多半在床榻休息了。后几天见好,因清明节将到,那几天你手脚虽然迟缓然仍以慢慢的速度穿箔、叠元宝,我在一旁帮你穿针线。可是到了14日这天,天空多云转阴,中午饭前刚好把箔穿完。中午吃饭时,你对帮忙的赵大姐说,今天很好,也想吃饭了。午睡后你起身看杂志,下午近5点钟准备吃晚饭时,你感到心闷喘不上气来,我让你坐下来给你服药,见无效,立时电话请赵大姐来并电话给120车急急送到九七医院抢救。汽车遇红灯不停,飞速到了医院即刻送到抢救室,一边抢救一边检查,医生又向我问了病史,一一告知。此时你的脉博时有时无,心跳亦如是,给你氧气却吸不进,又用呼吸机,亦无效果。医生开了住院通知,在送往ICU监护室时先做了CT,医生告知病情不好。此时我电话告诉学清赶来,她到时医生再说危险,过一会又说要准备后事,我知道不好了,电话给女儿和儿子,此时是718。不久医生又交待要准备衣服了,我绝望了,身心顿感冰凉。当晚840被告知生命结束。前前后后从家到停止心跳也就3小时40分钟。




女儿接到电话即刻告诉了在市内亲属,宝珍二人和大平、张竹来了,玉坤兄妹几人来了,吴晓二人等等也到了。由于毫无准备,学清急忙去商店挑选衣服,老妹亦随后赶到共同挑选,又共同为你穿衣,整理擦洗。当晚决定将你暂停医院冰棺中,又议了明天处置后事的意见。




大平与张竹陪我回家中,先在电脑中找你的照片以用于灵堂,在我打开电脑的第一眼就看到你的照片,即后来放大为灵堂用的照片。此事好奇怪,想不通是什么缘故,我从未把你的这张照片置于显示器上,为什么一打开电脑就显现了呢?后来又找了几张比对,都没有这张好,就选用了它。




连续几天时间里,老天又阴又冷,又雨又雪,风和雨雪交加,仿佛它也极度悲哀了,在为你的去世尽发号淘哭喊!按照我二人原有约定,丧事从简,就在房间门厅布置了灵堂及相应祭品,你为祭祀公婆准备的金箔也就先给你自己用上了。对朋友及部分亲属均未告知,但是必须给你单位说知。就这样,几经辗转相传还是被多人传知了。三天时间内众多朋友来家吊唁并对我安慰,我一一接待,说知病情和医治情况。18日上午,你单位主持了对你的告别仪式并讲述了你的生平,评价甚高,亲属及你的朋友哭泣甚痛。当日中午在饭店办了丧宴酬谢来吊唁的诸君。当日中午,天空放晴,清新如洗,恢复了平静,下午将你的身灰暂厝汉王乡。当晚,小妗娘亦来哭送。19日以来的几天时间里,仍来许多朋友或电话劝慰,年逾九旬的亦兰大姐哭泣甚痛,我均一一回应之。




你婴幼尚在襁褓之中慈母见背,后以姑为母养至成年。婚后家境遇窘,仅够生存计而外无分文,经年见好,至今我二人共同生活五十八个年头,早已衣食无忧,心想事成了,但是你却去了。




你走后,儿子还要处理公务,女儿在家陪伴我,照顾我,一日三餐自不必说,起居日常亦绰绰有余。儿女都想把我接去照料,但我不愿增加他们负重,且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不适宜与他们长期共住,去是要去的,但不可长住,在亲朋看来我难以自料,我自知起码目前尚有能力生活。我将依咱们原议的方式生活一段时间,静养一阵,在寂寞和孤独中回忆、读书、修养。你去年曾回答我说:“你说得不错,年老了要学会独处,耐得寂寞!”垂垂老矣,定要以自己成熟的性格演习这种寂寞和孤独,你也可以在暗处帮帮我!




你走了,你生前对身终之事的“愿望”达到了:一是走得快而不受大痛苦,二是走在我之前谓之享福了。你走了,甩手不问不管家中事了,都交给了我。即使我不想要这个管事权,现在也只能由我来管了,难事烦事余事都交到我的手中,也只能去问去管了,力争把它管出乐趣来,管错了或管不到位,办错了或办不好,你可别埋怨啊!事到如今深深体会到“男儿无妻身无主”啊!昔日议事,虽然许多事情都是我拿主张,做出决定,只要你在我身旁看着听着,虽少插话,可是我放心,知道你会同意,为我助力,非常默契。你平生极少与人争辨,静待是非,更在默默关注我,照顾我,挂念我,维系着全家,现今你在哪里啊,还能像往常那样吗!




你在时,我出门在外知道家中有你牵挂,也有着急切回家的盼头;就是忘记带钥匙也知道有你等着给我开门;试穿新衣会伸手给对方拽拽衣襟,前前后后看看合适与否,今后这一切都不可能了。往常你说“这一辈子听了许多不花钱的笑话!”那都是你我面前随时发生而现挂讲出来的,以后我还有心情说吗,说了又给谁听呀!即使说了你还能听到吗?每天三顿饭我不用过问,早晨你擀了面条,下好了,喊道:“老头,饭好了!”我过去用小车推走用餐。现在呢,女儿在时她做饭,她走了呢,我就要自己擀面条了。你做好早饭开始准备中午饭,到十点半钟开始做午饭,十一点半钟又可以吃饭了,吃罢饭,该收的收了,该拾的拾了,现在你走了,一切我要自己来做或交待大姐做了,今后呢,我怎么办呢,谁又在左右陪我呢?这都需要我重新安排了!但无论如何,无论是谁,都不可能代替你啊!




你走的那天夜里,一夜无眠,再三回忆从早到下午5点钟生活中的点滴细节。就是你走后的这十来天依然感到你还在家中,看你在做饭,你在看书,在织十字绣,或者扭头看着我笑!




16日那夜依然睡不着,半夜起来坐在你的灵堂前,看到你正在看着我,面带微笑地注视着我,仿佛想张嘴说说那天未来得及说的话,可是只见嘴动未闻语音,急切之中给你写了一对挽联:





荆人已去仍觉时时就在身边,




良人尚在回形顾影难却悲伤!




在收拾你卧室窗台杂物时,你看过的和未看过的书籍杂志,整齐的码放在箱子里或盒子里,你的衣服和被褥亦整齐摆放或挂在橱柜内。看到针线盒还在原处,想到了你给我衣服补钉扣子和换松紧带的情景,今后再遇到此类事,就再没有你在时的那些光景了!睹物思人,物在人却去了!如今家里一切物件都在,只是缺了一个一直牵挂着我的你了。




此时又不由人的忆起往日我二人笑谈身后诸事时的情景,它又一一浮现到了眼前:




[align=center]昔日戏谈身后事,今时均浮泪眼前。


[/align]

[align=center]袋无分文并不忧,持针织衣上坡难;


[/align]

[align=center]人生旧情有坎珂,苦甜悲乐已惘然。


[/align]

[align=center]夫妻别离终会有,伉俪情深遂无言。


[/align]以前收入低微,支出拮据,如今收入多了,生活好了,家情家用等等一切都如心愿。如今年迈岁老,行动蹒跚,正需要相帮相持慢渡余生时,你却在这个时候急急跨上了奈何桥,你就不能再等个三五年吗!你走了,狠断鸳盟,再也无法执手欢言了。往日两情切切,留连依依,而今从此天各一方了。你虽然走了,我会永远想着你的,更会经常给你写信缅怀的!你呢,还会记起我吗?我知道你不会用电脑和智能手机,你就经常托梦吧,让魂梦相接,云天与共,好不好!




说长道短,亲朋劝慰我,孩子们眼巴巴祈盼我坚强自守,我必须好好过下去,而且要尽量过得好,让亲朋和儿女放心,才能对得起孩子们的孝心,也才能免除你对我的牵挂,更让那走得不太远的母亲不太伤感!




你走了,带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记忆,也带走了咱家的正常秩序和状态,一切都乱了,思绪万千,半个多月来都是在悲伤中度过的。想给你写篇祭文却无从下笔,只好随手拈来,草草了之,万勿怪罪啊!再说了,二人一辈子的事,又哪能此处写就啊,再会吧!




夫君2018331


 
一网同怀 泽智科技 版权所有 鲁ICP备08018111号